夏朝和商朝都是分封制国家,为什么他们存在那么久没有出现诸侯割据现象,而周却出现了?

时间:2020-10-18 11:51:13 作者:admin 734

1

很简单,因为夏朝和商朝的时代,王权并不能如周朝那般,通过宗法制度,在周天子和诸侯之间形成严密的从属关系,所以夏朝和商朝的首领,根本无法像周天子那样非常舒服的发号施令,也就不显得属下不听话,也就不存在割据了,根本还没有一体化嘛。

然后,夏朝和商朝时代,中国大地上还可以说是地广人稀,每个国家的城与其他国家的城之间还有大片的飞地,飞地上没有人或者只有野人,夏朝和商朝的天下万国首要任务是拓荒,根本没心思跟别人打仗,因为拓荒的收益比打仗的收益大得多嘛。

到了周朝,一体化的国家才向前大大迈进了一步。这个时候周天子的权威比夏、商都要高,能够对封国进行如臂使指的指挥,所以也谈不上封建割据。周天子分封亲戚去其他民族地区建城建国,以周王室的西六师和东八师为后盾,帮助这些新建的国家抵挡周边各族的袭击,封国的国君既跟周天子有亲戚关系,又要仰仗周王室的大军保护,所以对周天子还是十分顺服的。

直到这两个条件产生了变化,诸侯割据才产生。

首先是随着一代代人传下来,封国国君跟周天子的亲戚关系越来越疏远。说起来也是,都不怎么走动的,而且有的封君绝嗣,是旁支入继;有的则受到当地文化的影响,与周朝的礼乐文明产生了一定龃龉。所以周天子要从情感上维系上下关系就变得更难了。

另一个就是周王室力量的衰弱和各封国力量的增强。周穆王穷兵黩武以后,周朝国际局势大坏,王室疲于与周边各族交战,直到被犬戎灭亡。而同时,封在边角的一些国家日益强大,齐通过伐东夷,晋通过伐北狄,秦通过伐西戎,楚通过伐南蛮,都成长为十倍于初封时国土的国家,此消彼长之下,周王室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自然也就号令不了他们了。

夏朝不是分封制,而是万国之国;意思就是你最厉害,我们都听你的,类似于商会组织,会长必须生意做的大有影响力,但各家公司的钱仍然属于人家自己的。

商朝也是属于联邦加盟制,只是国慢慢变成了诸侯,大家都拜商汤为大哥,自己继续经营自己的小家庭,有事喊一声就来了。类似于滴滴快车,所有权是加盟者所有,承认你是领导。

周朝把土地收归天子,然后分封给大家分别建设,叫“封建”。

西周还是比较安定团结的,割据和兼并是从西周末年开始,因为周天子自己出了问题,允许诸侯之间互相征伐,实力不一样,就导致了吞并和割据。

不知道题主是如何得出夏、殷两朝是分封制国家这一结论的。

封建制是周王朝首创,其背后,有宗法制的支撑。



夏殷两代,应当类似于一种部落联盟。夏族、殷族为盟主,其统治下应为诸多部落,这些部落并无周王朝宗法制的亲疏观念。

周人为后起,力量不逮,故行分封制 - 以“亲”制“疏”。

夏殷两代之所以没有诸侯割据,是因为其王朝本就建立于割据的诸侯部落之上。

欧洲的所谓“封建”,是一种社会形态,而不是由哪个王朝所规定的“制度”。

其产生是由于罗马帝国这个世界警察的崩溃。

罗马帝国早前476年在灭亡之前,已经在蛮族的冲击下千疮百孔了。

其最终的灭亡,预示着欧洲彻底进入混乱无序的状态。



既然没有一个超级强权存在,那么就看谁最强吧。

很不幸(或是很幸运),欧洲自始至终也没有一个超级强权能够成为压倒性的存在。

查理曼短暂统一过西欧,但他建立的帝国在他死后很快分崩离析。



欧洲的“封建”,不仅带来了政治上的混乱,还造成了文化上的停滞。直到文艺复兴的曙光从意大利半岛辐射全欧。

所以,欧洲的“封建”之所以时间长,是由于势力的相对均衡。

更多历史品评、讨论,请关注头条号 - 探微阁主!

一、问题有误。

1、夏商时期的确存在诸侯国,但根据上古的史料记载,这些诸侯国多是世袭制,到目前为止没有史料证明存在分封制。通俗的来讲,就是只有“封”诸侯,却没有“分”诸侯。

2、分封制的出现

根据史料记载,分封制始于周灭商之后的西周初期。周原本是个小国,地盘突然扩张了很多倍,但自身实力有限,殷商残余势力强大,为了加强国家管理,采取“承包责任制”,大量“封”诸侯,以此来加强国家的治理。但诸侯封的太多,中央势力就会削弱,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为了削弱诸侯的势力,所以制定“分”诸侯的策略,嫡长子可以继承父亲的爵位,其他儿子则降级继承,分割父亲的领地。计划是几代之后,原来的诸侯王就变成多个“部落”,没有实力来对抗中央政府。

二、用股权结构来解释历史

1、五帝时期,是部落联盟国家,政府是服务型政府,主要负责天地的祭祀、历法的制定、指导民众生产,可以说是一个知识平台。

用现代的股权结构来说就是:中央政府占比10%,其他几千上万的诸侯占比90%。

2、夏禹之后开启“家天下”的模式,中央政府的实力不断加强,开始加强对诸侯国的控制。

3、商朝武力夺取天下,进一步加强对诸侯国的控制。

夏商时期,中央政府是相对大股东。任何几个诸侯国都无法独立对抗中央政府,中央政府有比较多的话事权。

用现代的股权结构来说就是:中央政府占比30%,其他几百诸侯占比70%。

4、西周初期,大量封诸侯,中央政府的地盘很小,与大的诸侯国差不多。开始运作的还可以,但后来各个诸侯国的君主领导力不同,各诸侯国发展也有差距,有的诸侯国实力强过中央政府,不断兼并周边的诸侯国,不听从中央指挥,不执行“分”诸侯的制度。于是慢慢出现了诸侯割据的局面。当然这个也跟疆域太大,交通不便利有关。

用现代的股权结构来说就是:中央政府占比10%,其他六七个大的诸侯国占比50%,略微低于中央政府的股权,剩余几百个诸侯国占比40%。大的诸侯国不断增加投入,扩大股权,同时兼并收购小诸侯国的股权,提升自己的股权占比。久而久之,中央政府的影响力越来越弱,大诸侯国的话事权越来越大。


总结:制度是好制度,但执行力不到位,让原来滴水不漏的计划最后漏的滴水不剩。

分封制从什么时候开始,存在一定的争议。如吕思勉认为分封起源于部落时代后期,郭沫若认为起源于夏代,董作宾认为起源于商代,王国维认为起源于周代。我们认为,分封本身是周代创造的制度,但是其也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从夏商两代的体制进化而来。

晁福林先生给夏商定义为“氏族封建制”,西周到春秋定义为“宗法封建制”,战国以后定义为“地主封建制”。“地主封建制”我们且不论,“氏族封建”和“宗法封建”区别在哪里呢?夏商时期不是统一的国家,夏国、商国只是当时各国的首领,各国和夏商的关系类似盟主与盟员的关系,他们向夏商承担贡赋,但并不是夏商一部分,和夏商的关系比较松散,时好时坏。可以说他们本身就是割据势力,灭夏的商,灭商的周,大概都是一方“诸侯”。

周朝的“宗法封建制”与夏商的“氏族封建制”的不同,是在承认臣服周古国原有势力的基础上,有计划地将周室子弟分封出去,建立新的国家。所依据的就是“宗法制”,即周天子的庶子分封出去立为诸侯,当然庶子不一定能够分封,新封诸侯也不完全是天子庶子,但这是一种典型形式。而一到西周春秋之际,周天子势力衰弱,就走向了诸侯争霸时代。

那么我们知道,实际上夏商和周朝本身都是“诸侯割据”的局面。而为什么周代诸侯战争看起来特别严重,一是因为资料丰富的缘故,让我们能够看清更多细节。另一方面是生产力发展了,所以能从夏商的征服为主走向春秋战国惨烈的灭国战争。

感谢阅读!


夏朝的文献和考古太少,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神秘的王朝,除了各种传奇的夏王故事,什么制度之类的东西基本都不知道是什么。因为商朝有了甲骨文和金文,所以我们能更方便的知道很多商代的情况,至于为什么商代没有发生诸侯割据的局面,我认为有下面两点原因:

商代没有分封制

历史上都是说,武王伐纣,建周灭商,分商地,封天下诸侯八百。也就是说分封制这种制度是从周朝开始的,商代的周围或为部落如犬戎、鬼方,或是周等诸侯国,但这些诸侯应该是并没有被分封在那,而是周族人就生活在西岐这里,然后人口比较多,生产力比较发达,有了国家的形式,又顺从于商王朝的统治,因此被商王封为周国。这样以来,周边能封成诸侯的并不多,反倒是部落一片片,那像犬戎这样的部落和商朝开战只能叫蛮族入侵。

人口太少

从古至今,人们一直都在赞叹夏商周三朝的存在时间长,并把这个原因归为统治者仁厚,百姓少求。但事实上真正的原因应该是人口太少,土地广阔。为什么打仗,根本原因是为了经济,如果资源充沛,君主又不爱嘚瑟,谁打仗啊。夏商时期,中国人口充其量也就300-400万,再加上农业生产力低下,地广人稀,自己吃饱刚刚好,地要多了也没用,也就不会有什么诸侯割据了。

这位朋友的问题很有意义,但是并没有问到点子上,并且最后一个问题,问的也不太对。那么为何这么说呢?就让我来解释下。

第一,夏、商这两个王朝,并非分封制国家,而是货真价实的新石器时代晚期和青铜时代早中期的原始部落联盟制的国家。说实话,夏代和商代称之为国家也勉为其难,实际上这两个王朝的中央集权远没有后世那么强大,只是很松散的部落联盟罢了,而夏王和商王,就是部落联盟的首领。

(夏代的宫殿)

(夏朝的疆域)

第二,夏代建国,统一了中原很小一块地区,夏朝的周围,还有上万了不同的小部落,每个部落占据的地方,也不过如今一个县那么大小,这些小部落,逐渐被吞并和融合,继续发展成后世周代和春秋时期的诸侯国。在夏商两代,这些小部落也是从原始社会走进奴隶社会的,是天然存在的,并不是夏代和商代将自己的族人和贵戚分封到那些地方。这些小部落之所以会归顺夏朝和商朝,最大的原因就是实力不行,只好依靠大树好乘凉。

第三,分封制首先出现于西周,被分封的领地主人称之为“诸侯”,绝大多数都是西周王族子弟,还有一些是上古时期传承下来的古老部落,比如虞舜的后人、大禹王的后人等等,也被武王进行了分封。其实诸侯这个词起源也很早,至少在半神话半传说的黄帝时代就出现了,比如《史记·五帝本纪》就记载:“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那时候的诸侯,其实就是原始部落的首领。

第四,整个西周时代延续了275年,并未出现诸侯割据的现象,那时候的诸侯国严格遵守西周礼法,履行职责,承担义务,享受权利。只是到了周厉王的时候,西周开始衰落,到了厉王的孙子周幽王姬宫涅,又烽火戏诸侯,这才造成灭国大祸。犬戎入京,诸侯不救,幽王被杀,丰镐二京变成焦土,周平王被迫东迁洛邑,史称东周,这才开始了诸侯混战割据的春秋时代。

与其说夏商是分封制,倒不如说夏商从未统一。换言之,相对于西周那种主动分封,夏商即便也是分封制,那也是一种被动承认的分封制

夏商王权与周边“方国”的关系,绝非西周主动分封所形成的以周天子为大家长的宗亲姻亲贵族架构,而是毫无亲缘关系的以夏王商王为首的部落酋长大联盟架构。各地的方国、部落基本上在治权上相当于周以后的割据诸侯,而且还比割据诸侯更自主一些。这些个方伯、酋长,以后羿、寒浞、姬昌为例,无论叛离夏商还是臣服夏商,都保有极大的一方权力。质言之,夏商本身就是脱胎于部落联盟的一个松散邦际联盟,夏王与商王均是这个联盟的盟主,而非周王那种“大领主 大家长 盟主”。

夏商之际的叛乱,还是相当多的。我们从夏都屡迁以及殷商以前商都屡迁的情况,也可以看出夏商作为一个盟主部落,并不能够长期稳定地控制住一块可以称为京畿的土地,而这屡次迁都之中,又有多少次是史籍未载的叛乱所致,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就拿《史记》中关于夏的记载来看,从太康失国到少康复国之间,夏朝在初期便被后羿所在部落取代过一阵子盟主地位,而商汤灭夏,更是以方伯颠覆盟主的一次行动;如果再看看商朝,即便在商都殷的稳定时期,我们在安阳殷墟也不难发现来自周边地域的战俘存在,再结合商纣时期与东夷、西周的战争,更反映了即便殷商也仅仅是一个从部落联盟向周式分封过渡的国家形态,并非稳健的大一统。

总而言之,夏商确实没有诸侯割据,那是因为夏商就没有由夏王商王分封出去的大诸侯,而只有不得不承认的方伯。夏商存在得久,也并不是说他们有多么稳定,而是说他们在几百年的时间里,偶尔中断地维持了断断续续的盟主地位,这个地位还不断受到强大方伯的挑战,并因此影响到夏与早商的迁都,乃至最终导致了二者的灭亡。


更多国史干货,欢迎点击答主头像,关注头条号“寒鲲”

觉得本答对您有帮助的话,一定要点赞支持哦

严格的讲夏商两个朝代都不是分封制国家,只能依靠战争和赏赐来控制周边的方国,所以当这两个王朝衰落了,或者别的部族崛起了,取而代之太正常不过了。但这绝对不是什么诸侯割据,因为那个时候就没有诸侯。

夏朝和商朝不是分封制,分封制是从周代开始的。

夏朝和商朝都是邦联制,意思是部落或者方國联盟。这种制度与分封制完全不同。

第一、分封制是由周王室对有功之臣或者有历史传承的群体进行分封,周王拥有分封的权力,并以周礼约束各诸侯以及各等级的行为、仪仗甚至奏乐等级。周王是完全高于诸侯的。夏商是邦联制,各部落方國是自然形成的血亲组织,你没有权力剥夺他的地位。有事大家开会协商,没有隶属关系,最多是迫于你的强大臣服于你。

第二、周代分封制是全面等级制,打破了血亲组织结构。原本的血亲组织内部基本是平等的,通过会议制结构以及召集模式联合在一起。分封制是把血亲集中生活打乱了,社会是不平等的。周代之前的战争是民族战争,尤其是两个互斗体系的战争,说白了就是尧舜争斗摁延续,也就是《封神榜》里所说的阐教和截教的争斗。封神的结果是阐教和截教都受到损失,意思是两个对立体系的人在分封后都减弱了,变成了新的体系。就是说民族战争没有了,减弱了。楚国为什么有家國情怀,就是因为他们保留着古制。

第三、夏商不是没有诸侯割据,而是他们原本就是割据状态。只是没有混战,而是在尧舜体系间互战。商代有点特殊,因为羌人从中东返回了。所以就形成了西部与中原的对峙和战争。本质上也是民族战争。不同的是,羌人实际与商人是一个体系的,都属于帝尧集团。鬼方才是帝舜集团后裔。但后来的事就是这样,地域决定更重要。周灭商使得O2这个苗蛮分支都向南北逃跑了。

第四、夏商部落间一定也有征战,毕竟不仅存在尧舜两个体系的矛盾,而且当时是存在多种族部落。这种种族间也是有矛盾的。夏启一开始就驱逐了同一体系的有扈氏,有扈氏很可能就是夏人的联姻对象日耳曼人祖先。后来日耳曼人与夏人在西域建立了大夏阿富汗。周灭商几乎把中国境内遗留的白种都驱逐了。穢貊逃向东北,南方湖南地区的白种逃向四川,又进入东南亚,与掸族一道形成泰族和柬埔寨。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